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价格监测中心

对近期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分析
2016-05-04  

近期,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宽幅波动,一些商品在完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连续大幅波动,上涨面广,上升幅度大。大宗商品价格这轮上涨既有基本面偏紧的原因,也有流动性增加和投机炒作因素的影响,但我们认为,此次价格上涨有较深的基本面的支撑,反映出商品价格在长时间处于低位后,当前市场对后期经济、商品供需及价格预期发生了变化,这轮上涨亦有可能意味着2011年以来的国际大宗商品持续下跌期已经结束。

一、近期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情况

422日,中价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指数上涨至55.1点,创今年新高,比月初上涨10.2%,比今年1月中旬和2月中旬的今年最低水平提高了28%左右,目前水平与去年10月中旬相当,该指数跟踪的20个品种与月初相比全线上涨。

能源市场:418日多哈限产协议流产、纽约油价一度跌破每桶40美元关口的情况下,最近几日国际油价连续上涨,25日维持在42.64美元,比18日上涨7.2%。煤炭市场,目前南非理查德港动力煤出口价格为每吨53.85美元,比4月上旬上涨4.1%

金属、钢材类:3月中旬至4月上旬国际金属价格持续下跌,但411日开始价格大幅反弹,目前,伦敦铜、铝期货价格分别为每吨4998美元、1655美元,此轮反弹累计上涨8%10%

去年12月中旬以来,国际钢材价格持续上涨,近日上升趋势还有加速迹象。423日当周,国际钢材价格指数(CRU) 153.5点,环比上涨6.3%,连续第六周涨幅加速,目前国际钢材价格水平已经高于去年同期6%,此次反弹已经累计上涨21%。铁矿石价格走势与钢材相似,但涨幅更大。目前,我国进口铁矿石(62%品位,CFR)为每吨65美元,已经略高于去年同期水平,比年初上涨57%

农产品:大米、棕榈油等受厄尔尼诺天气影响的品种延续了今年以来持续上涨势头,累计涨幅较大。最近一周,泰国大米(含碎5%)出口价格大幅上调3.7%至每吨389.5美元,为今年最高。越南大米(含碎5%)价格也维持在今年最高水平线附近波动,累计上涨6.5%。今年以来,国际棕榈油价格持续大幅上升,马来西亚棕榈油现货价格目前为每吨691美元,比年初上涨34%

当前,全球大豆、棉花、玉米、小麦等供应总体宽松,价格不被看好,但4月以来,国际大豆、棉花价格持续上升,目前累计升幅9.6%10.2%;玉米、小麦价格宽幅变化,多次出现单日涨跌5%以上情况,当前水平高于年初。目前,作为衡量国际农产品价格的罗杰斯农业指数已经上涨到今年以来最高水平,比4月初上涨5.4%,比年初上涨6.8%

二、对此轮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分析和后期判断

这次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和波动,不同品种起点时间不一样、上涨原因也不同,既有商品基本面偏紧等原因,也有流动性增加、投机炒作的因素。例如,去年底以来,铁矿石需求明显恢复,全球铁矿石三大矿业巨头产量释放不及预期,推动铁矿石价格上升。受“厄尔尼诺现象”影响,湄公河水位降至90年最低,越南、泰国等国正遭遇不同程度的旱灾,对当地稻谷生产产生严重影响;今年厄尔尼诺造成的干燥天气导致全球棕榈油减产预计约200万吨,印尼、马来西亚棕榈油库存大幅下降,市场储备需求明显增加,推动棕榈油价格连续上扬。

钢铁、金属等大宗商品价格,还受货币政策的影响。目前,欧盟、日本均处于低利率,市场流动性充裕。今年以来,我国央行出台降准等刺激政策,通过新增贷款向经济注入了一定流动性,一季度新增人民币贷款超4.6万亿元,创历史新高,我国流动性增加也是国际钢铁、金属价格大幅波动的一个重要原因。而玉米、小麦等期货市场价格大起大落、一日下跌蚕食多日涨幅等现象,说明投机炒作迹象明显。

这轮商品价格上涨,是投机炒作因素多还是基本面的因素多,将决定商品反弹的高度与持续性。2010年在全球各国推行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影响下,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升至仅次于2008年的历史次高水平,此后价格震荡下行至今,期间出现几次价格反弹,最近较为明显的反弹出现在去年1月、7月。我们认为,与去年1月、7月的两轮反弹相比,此次价格上涨具有较深的基本面的支撑。原因一是价格上升的背景不同。2014年下半年国际大宗商品巨幅下跌,平均跌幅28%20151月、7月的价格上升应该是在价格超跌后的修正和反弹,而此次价格上升的背景是,2015年价格继续下跌,今年一季度价格出现两次触底并小幅上升调整;二是上涨的源头不同。此次价格上升涉及面广,包括金属、能源、铁矿石、钢材以及多数农产品,而且上升原因不尽相同,而去年的反弹主要是以单个品种(原油)上涨带动其他商品价格上升为主要源头。

尽管这次大宗商品上涨,启动时间不一样、上涨原因不同,但都反映出,在商品价格长时间处于低位后,当前市场对后期经济和商品供需的预期发生了变化。首先,全球经济包括我国经济可能不会更糟。2011-2015年间全球经济增长基本维持在3.4-4.1%,今年以来,全球经济仍然呈现不平衡、不稳定地增长,这种增长态势已经持续了5年多时间,而目前并没有看到新的影响经济下跌的不利因素,而且总体向好的趋势是非常明确的。最近我国连续出台财政政策和房地产政策,加大对基建投资和房地产去库存的力度,这些都有助于商品需求的回暖。3月份我国PPI环比上升0.5%,是2014年以来首次上涨,显示我国工业效益反弹和经济出现回暖迹象,我国经济向好将直接推升全球经济回暖的速度和空间。正是这种看好的心态,提升了市场对后期商品需求增加的信心。

其次,可预见时间内政府对经济的支持力度只可能加强不会减弱。美联储加息传言一直是压制大宗商品价格的主要因素,但加息日程一再推迟,目前市场心态是,在美国经济没有出现明确的、可见的好转之前,加息都不太可能发生。从我国情况来看,稳增长、调结构依然是我国经济政策核心任务,这些政策并不是短期的。

因此,尽管当前大部分商品供给与需求关系还未出现逆转,但一些商品的基本面出现改善的迹象或市场预期会出现改善,在流动性宽裕的情况下,资金风险偏好的提升,市场对商品价格也出现乐观预期。

当前,全球经济已经进入后危机时代,从较长时间跨度来看,经济短周期复苏已成定局。今年2月中旬以来,作为世界经济风向标的波罗的海运价指数持续大幅攀升,目前已经累计上涨137%,比年初上涨了45%;印度、巴西到我国青岛铁矿石运费已经连续上升6个月来。从历史上看,大宗商品价格走势总体上符合“3浪下跌5浪上升”的波浪理论,去年1月、7月以及今年的2月,我中心编制的价格大宗商品价格指数已经完成三浪下跌,今年120日和211日,分别为43.2点和43.7点,有可能已经构成价格曲线的双底,成为后期价格的底部支撑。因此,这轮反弹已经将大宗商品尤其是金属、钢材、铁矿石、能源、大豆、棉花、大米、棕榈油等价格推升至新的台阶,有可能意味着2011年以来这些商品市场的持续下跌期已经结束,底部已经在今年的12月份形成,后期可能在目前水平上震荡整理和上升。

(国际处   朱险峰)

  • [字体:    ]